最新演出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李飚:能安静地欣赏古典乐的中国观众越来越多——做客搜狐文化客厅

发布时间:2015-01-07浏览次数: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文化客厅,今天来到我们文化客厅作客的是著名的打击乐演奏家李飚先生。
  李飚: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李飚先生做客搜狐文化客厅主要是因为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即将开幕。这是音乐节第二次举办,请问李飚先生这个音乐节的起源有什么故事吗?
  李飚:今年是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的第二届。去年我们是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梅赛德斯——奔驰一直以来非常支持艺术方面的事业,我在创办这个音乐节的时候得到了他们很大的支持,他们也很愿意来支持古典音乐。于是在去年,我们举办了第一届,当时我们请了世界上大概60位音乐家和我们一起联手演出。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今年举办了第二届国际音乐节。
  主持人:通过之前的资料我们了解到,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的曲目是非常广泛的,从巴洛克时期到爵士乐都有涵盖,那么在选择曲目上,您把握了怎样的尺度?
  李飚:每一场音乐会都是不同的。我们力求让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节成为一个包罗万象的音乐节,虽然这不太可能,但是我们争取从曲目的挑选上能够做到这一点。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我们主要是以德国的指挥大师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为主,他将会指挥两场交响乐的音乐会,其中的曲目非常精彩。今年正好是马勒年,所以在第一场音乐会上他将会指挥古斯塔夫•马勒的《D大调第一交响曲》。在第二场,他将指挥国家交响乐团和美国乐团演奏贝多芬的《D大调第一钢琴与小提琴奏鸣曲》,这在国内是极少有的,也是第一次演奏。这两场都是非常传统的作品,但同时我们也会有爵士乐风格的作品,以及和年轻的小提琴新秀演奏一起演奏的室内音乐。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音乐节挖掘中国年轻音乐家的事业,给他们一些机会。这次我们选择朱丹,将会做一些非常经典的史乐的作品,齐蒙-巴托也将演奏一场钢琴协奏曲。而到上海演出时,我们的曲目就会有很大的变化,我们会在演出地安排一些非常适宜的作品,所以在上海我们特别选了西班牙的bvocal人声乐团合唱团。他们的表演非常丰富,甚可以用人声模仿乐器。今年也是纪念李斯特诞辰200周年,我们邀请了国际钢琴李斯特金牌获得者乔治里为我们带来几首李斯特的作品。我们可以听一下匈牙利音乐家演奏匈牙利的李斯特的感觉。同时,我们还将让钢琴和小号在一起演奏,这种演奏形式在国内是很少见的。在上海的曲目中最后一场是我们自己的,所以在上海的音乐会和北京完全不同,从西班牙的民歌到情歌,一直到爵士乐都有。我们同样的曲目也将会在深圳演出。
  主持人:在北京有没有打击乐的演出?
  李飚:没有,我觉得每次音乐节可以换一下形式,去年我们的打击乐在北京已经演出过了,今年在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上不会以打击乐出现,而是以布里奇这种国际的形式为主。
  主持人:您也是第二次和梅赛德斯—奔驰音乐节合作,两次都是担任着音乐节监制的职位,最开始您是怎样结识这个品牌的?
  李飚:我原来在德国上学,后来在德国教书,虽然我参加过很多梅赛德斯——奔驰的活动,我对他们支持古典乐、支持艺术的方式特别欣赏。而中国对他们也是个最重要的市场,同样,对于古典音乐也是如此,如果看学音乐的小孩的数量就知道了,两者之间有着必然的关联。在我提出举办音乐节的建议以后,奔驰公司非常的认同,他们希望我做音乐节期间从选曲开始介入演出,所以音乐节总监是一个非常幸福、也是非常累的事情,因为你要从一开始策划所有的音乐、所有的曲目,通过我们的音乐节让更多人进入到音乐厅里面来听,亲身的体会到在音乐厅里面听音乐和在唱片里面听音乐的不同。而且让更多的听众们喜欢上音乐。
  主持人:我发现海外的很多品牌都会有品牌和艺术、音乐和品牌之间的合作,但是国内品牌介入到艺术领域的却非常少,这是因为国内企业的操作思路还是环境所致?
  李飚:品牌支持古典音乐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古典音乐也应该是有选择的去挑选品牌,我并不认为所有的品牌都合适一起做音乐节。因为在我看来,古典音乐是一个精品,不是一个简易的产品,这是人类最高级的艺术。一些品牌选择古典音乐作为他们的支持和赞助的方向,我认为他们对自己品牌有着一种文化、品位的诉求,所以选择古典音乐作为象征。我希望国内有更多的品牌来支持音乐节,我认为在艺术方面更需要国内的品牌对我们的音乐进行支持。
音乐考级与音乐发展的好坏毫无关系
  主持人:现在您已经是国际上公认的最好的打击乐的演奏家,在之前的学习里,你都做了怎样的努力?
  李飚:作为打击乐演奏家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其实学习的过程也非常漫长,在我前几天采访的时候也曾经讲到,我一直在学习,学习不能因为你在学校里面结束了学业,就表示学习结束。我真正从学校毕业是29岁,因为我一直在学习、涉猎,但在33岁时,我就拿到了德国教授的职位,在四年之内我拿到了这个位置,但是学习的过程是漫长的。
  学习古典音乐,才能很重要。但除了才能,还需要更多忍耐孤独的能力。音乐很多时候是你一个人完成的,在练习的过程中,甚至你在舞台上演奏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所以你要耐得住寂寞。在寂寞中你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东西。学习打击乐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情,不在于你怎么样去练习,而在于你怎么样去发现、寻找新的作品、新的声音。这个过程是和其他乐器不同的过程。如果是一个钢琴家,他不用去寻找新的声音,钢琴的声音永远是这样的,只要你掌握了。打击乐的乐器不一样,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人说有多少种打击乐器,它的种类太多。只有让自己更多的掌握乐器,在舞台上面才能更多的用你的技巧完成音乐不同的需要。
  主持人: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一直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开始学习学古典音乐演奏,这可能是家长的意志,通过考级、学习来使将来更有保障,同时也有家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孩子成为音乐家,他们会有各种目的来接触音乐。
  李飚:现在国内有几百万、上千万学习古典音乐的孩子,但也许从中间他们只能出几个人作为优秀的职业演奏家。学习音乐确实对孩子的脑力发育、各方面的配合、包括个人修养都非常好。我认为学习音乐并不是一个非得追逐名利、追逐目标的事情。前一段时间我曾批评过我们国家的考级制度。我认为考级制度完全是幼儿教育方式,我们不应该只为了考级学习音乐,其实考级只是为了解决一些生活问题,而绝对不是衡量一个国家音乐发展的标准。考级只会助长孩子毫无热爱的学习,甚至是厌烦音乐学习,这是非常可怕的结果。考级作为鉴定的形式是可以的,但学习音乐是因为你热爱它,如果你不热爱它,只把它当做一种捷径的话,这样结果很不好。
中国没有欣赏古典音乐的基因 但这里蕴含真大希望
  主持人:您发现现在国内观众对于古典音乐的接受程度怎么样?
  李飚:我对国内观众的古典音乐欣赏能力持非常大的希望。从国家大剧院刚开始建成的时候,进去买票听音乐会的人70%都是看国家大剧院的。但现在有了很大的改变,今天我在国家大剧院演奏,可以非常投入、全身心、安静的来演出,不像几年前总担心底下会出什么动静,手机响,或者有人说话。目前这种状况在二三线城市也有了改善,刚开始人家都跟我讲,你千万要注意,那儿的观众非常不守秩序,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我觉得音乐是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是可以感染别人的。一个好的音乐会的秩序是非常重要的,要保持一定的安静,这种安静不是为了演奏者,而是为了听众。
  古典音乐在欧洲的听众基本上只有老年人,他们都是买年票。但是在国内不同,我非常高兴的看到在国内有很多年轻人去听古典音乐。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说明年轻人有需要,有人说古典音乐会是一个门槛非常高的,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觉得不要抱着任何成见去听音乐。这个音乐能感动你,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至于你听懂了,听不懂,音乐本身就是让每个人产生不同想法的精神寄托的东西。。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听古典音乐,因为这确实是我们文化中的精髓。
  主持人:能不能把观看音乐会的礼仪作为一种道德去教授?
  李飚:我觉得有必要。因为音乐会是一个严肃的场所,我们不应该把音乐会当做一个茶馆。我曾经在采访中跟记者说过,在中国的历史上永远没有过音乐厅。在欧洲的历史上都有音乐厅、歌剧院。在我们的历史上只会有戏园子和茶馆。因为我们的音乐已经习惯于在一种非常吵闹的环境下进行,而京戏又是习惯在一个大家嗑着瓜子、喝着茶去呃氛围进行,这是一个交际的范畴,所以中国人对听音乐会的概念还不是非常清晰。如果你用我们传统的概念去听音乐会,实际上是对艺术的不严肃,或者不认真。
  而且我在国内已经看过各种各样来参加音乐会的服装。但是我千万劝大家一下,虽然我们也许做不到像欧洲那样西装革履,或者是把开音乐会当做是礼仪服装的展览会,去积极的化妆、打扮,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千万不要穿着短裤、拖鞋进入音乐厅。这首先对音乐家不是很礼貌,就像你到一个高级饭店吃饭,你自己也会很有分寸。听音乐不是一个高门槛的事,着装上面,在我们国内只要大家非常整齐就可以了。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访谈就到此结束了。也请李飚先生说一下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音乐会的时间。
  李飚:我们在北京是在国家大剧院,音乐会从8月10号开始,一直到8月14号结束,中间我们将会演奏三场由比利斯•艾森尔巴豪(音)为我们指挥两场音乐会,还有自己的钢琴独奏会,还有一场钢琴独奏会。在上海的时间是从18号一直到20号。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在深圳将会从19号到21号,在深圳保利剧院和深圳音乐厅,欢迎大家前来听我们的音乐会。
  主持人:谢谢。

京ICP备10041193号-2